平码小霸王|2016三中三平码资料
沉迷賭博侵占公司資金超億元 律洲法律發力垂直領域新軍 一男子因拉扯公交車方向盤獲刑

“昆明惡霸”獲死刑20年后又涉黑

2019-04-27 18:50   來源:未知   編輯:東莞新聞網3 瀏覽量:
“昆明惡霸”獲死刑20年后又涉黑






都說“浪子回頭金不換”,現實中,并非所有“浪子”都能及時“回頭”、痛改前非。

據報道,自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云南省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以來,昆明市打掉了孫小果、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此次被點名通報的涉黑團伙頭目孫小果,與20多年前因強奸、強制侮辱婦女、尋釁滋事等罪被判處死刑的“昆明惡霸”孫小果疑是同一人。而記者從昆明市公安局一警官處獲悉,孫小果確實是前科人員,1998年曾被抓獲。

昔日被判死刑的涉黑人員,20年后又因為非作歹,成了“涉黑團伙頭目”和黑惡典型,這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。

黑社會、惡勢力的存在,也是對公共安全的威脅。從最高檢干部牛正良發在1999年《中國法律年鑒》上的文章和當年的多篇報道中可以看到,孫小果當年就是“昆明一霸”,作案的手段之殘暴(對受害者施以酷刑式的凌辱)、后果之嚴重、影響之惡劣,連辦案人員都感嘆“還從未見過”。在當地還流傳著“白天小平管,夜晚小果管”的話,也足以印證孫小果的劣跡斑駁。

正因如此,當年昆明中院、云南高院才以強奸罪、強制侮辱婦女罪、故意傷害罪等數罪并罰,判處其死刑、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刑罰的強制力在于震懾,使未犯者不敢犯,使已犯者不敢再犯。而死刑具有絕對震懾力,原本也該起到更大的威懾效果。可孫小果卻在獲死刑后出獄再度成為黑老大,這或許也說明,其中有太多疑問待解。



關于死刑改判或減刑,法律上規定了多重監督和約束程序。在該案中,孫小果是如何從死刑變為有期徒刑,繼而得以在釋放后重操舊業,在網上并未找到相關改判和減刑的公開信息。這也需要當地給出更多解釋。

需要釋疑的,還不只是孫小果從死刑到后來釋放——據媒體報道,早在1994年,當時身為學生的孫小果便涉及一起輪奸案,1995年12月20日,盤龍區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3年。刑期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。

從法律角度講,輪奸案應當“從重處罰”,基本量刑幅度在10年以上,判3年顯然值得商榷。耐人尋味的是,1997年初,昆明警方破獲了號稱"東北幫"的流氓團伙系列案件,孫小果參與了其中兩起。而令當時辦案警官不解的是,孫小果此時本應在監獄中服刑。

孫小果從涉及輪奸到成為“昆明惡霸”再到如今又成黑惡典型,的確是個人因素居多,但是否有犯罪后沒有付出足夠代價的“負向激勵”,難免引人遐想。畢竟,當刑罰的威力衰減、震懾力不足,違法犯罪分子付出的成本過低,應有的教育和警示作用也就難免流于形式。

如今孫小果又被端掉,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強力推動下的必然,也是自得其咎。而當地在依法追究其出獄后涉黑涉惡行為外,還應好好翻一翻過去的“舊賬”:當年“免死”的定罪量刑是否合理,孫小果兩度因涉黑被查,有沒有人充當“保護傘”……這些都該查個明白。唯有該糾正的糾正,該嚴懲的嚴懲,才能更好地回應公眾質疑、維護司法正義。

東莞新聞網 版權所有 廣東省通管局 粵ICP備06046766號 Copyright 1998 - 2022 DG163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平码小霸王